新皇冠国际娱乐

他是鲁迅的迷弟,却对鲁迅恶语相向,称鲁迅诱骗了他的心上人

  1924年,高长虹到北京后,创办了《狂飙》月刊,引起了鲁迅的关注。高长虹大受鼓舞,去鲁迅家拜访,鲁迅又当面对他倍加鼓励。1925年3月,《狂飙》停刊后,鲁迅与高长虹等青年联手合办了新文学刊物《莽原》。

  bZP6z=lqa4EX2xfBS2rkGj6PtvvQIjMUNGURRa7rjbdgI1564449524404compressflag.jpg

  可是1925年8月,《民报》副刊登出广告说:“特约中国思想界之权威者鲁迅……随时为副刊撰著,实学术界大好消息也。”高长虹看后表示反感,说:“真觉‘瘟臭’,痛惋而且呕吐。”并说这是鲁迅所戴的“纸糊的权威者的假冠”。从1926年10月开始,高长虹更是大量发表文章攻击鲁迅。高长虹对鲁迅的态度为何有如此转变呢?

  1925年5月,高长虹的诗集《精神与爱的女神》出版,许广平给他写信对他的文笔表示赞赏,并附邮票要买此书。高长虹对许广平的文笔也很欣赏,并说一个女子能有这样大胆的思想,是相当不容易的。在后来的短短两个多月中,两人频繁通信,高长虹对许广平产生幻想是完全可能的。所以后来,高长虹在鲁迅家看到许广平和鲁迅厮熟的情形,凭着诗人的敏感,他知道许广平已爱上鲁迅,因此大为吃醋,立即停止了和许广平通信,从此开始仇恨鲁迅。

  ewRi4YPQCRD9B1ORv96wAyPQOpw7vwUpJdfRcecFkZ4tX1564449524404.jpg

  事实上,早在1923年,许广平就是鲁迅的学生了。身为诗人的高长虹偏爱浪漫幻想,自认为许广平不可能爱上比她大17岁,其貌不扬的老男人,除非受了鲁迅的诱骗。所以,他对鲁迅因妒生恨,终于按捺不住跳出来大骂。这种行为反倒使许广平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。1925年10月,许广平发表《风子是我的爱》,与鲁迅正式确定恋爱关系。1926年8月,鲁迅和许广平一起南下。

  iX67O=Dq7djcB2DkMYCCf6vEhQiGiAhJS2v4v=0056P9y1564449524402.jpg

  1926年12月,鲁迅开始反击高长虹。他给好友写信:“是他真疑心我破坏了他的梦,其实我并没有注意到他做什么梦,何况破坏?”鲁迅还给在广州的许广平去了一封信,说:“《狂飙》上有一首诗,太阳是自比,我是夜,月是她。我这才明白高长虹原来在害‘单相思病’,以及川流不息到我这里来的原因,他并不是为‘莽原’,而是在等月亮。但对我竟丝毫没表示出一些敌对的态度,直待我到了厦门,才从背后骂得我一个莫名其妙,真是卑怯得可以。”鲁迅还写了《所谓“思想界先驱者”鲁迅启事》《新的世故》,把高长虹痛快淋漓地挑落下马,让他颜面扫地。这使高长虹非常狼狈,声誉受到影响,他从此淡出文坛,开始后半生的漂泊与落寞。

  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 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,和T君一起读历史

  作者|伍若毅

  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  1924年,高长虹到北京后,创办了《狂飙》月刊,引起了鲁迅的关注。高长虹大受鼓舞,去鲁迅家拜访,鲁迅又当面对他倍加鼓励。1925年3月,《狂飙》停刊后,鲁迅与高长虹等青年联手合办了新文学刊物《莽原》。

  bZP6z=lqa4EX2xfBS2rkGj6PtvvQIjMUNGURRa7rjbdgI1564449524404compressflag.jpg

  可是1925年8月,《民报》副刊登出广告说:“特约中国思想界之权威者鲁迅……随时为副刊撰著,实学术界大好消息也。”高长虹看后表示反感,说:“真觉‘瘟臭’,痛惋而且呕吐。”并说这是鲁迅所戴的“纸糊的权威者的假冠”。从1926年10月开始,高长虹更是大量发表文章攻击鲁迅。高长虹对鲁迅的态度为何有如此转变呢?

  1925年5月,高长虹的诗集《精神与爱的女神》出版,许广平给他写信对他的文笔表示赞赏,并附邮票要买此书。高长虹对许广平的文笔也很欣赏,并说一个女子能有这样大胆的思想,是相当不容易的。在后来的短短两个多月中,两人频繁通信,高长虹对许广平产生幻想是完全可能的。所以后来,高长虹在鲁迅家看到许广平和鲁迅厮熟的情形,凭着诗人的敏感,他知道许广平已爱上鲁迅,因此大为吃醋,立即停止了和许广平通信,从此开始仇恨鲁迅。

  ewRi4YPQCRD9B1ORv96wAyPQOpw7vwUpJdfRcecFkZ4tX1564449524404.jpg

  事实上,早在1923年,许广平就是鲁迅的学生了。身为诗人的高长虹偏爱浪漫幻想,自认为许广平不可能爱上比她大17岁,其貌不扬的老男人,除非受了鲁迅的诱骗。所以,他对鲁迅因妒生恨,终于按捺不住跳出来大骂。这种行为反倒使许广平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。1925年10月,许广平发表《风子是我的爱》,与鲁迅正式确定恋爱关系。1926年8月,鲁迅和许广平一起南下。

  iX67O=Dq7djcB2DkMYCCf6vEhQiGiAhJS2v4v=0056P9y1564449524402.jpg

  1926年12月,鲁迅开始反击高长虹。他给好友写信:“是他真疑心我破坏了他的梦,其实我并没有注意到他做什么梦,何况破坏?”鲁迅还给在广州的许广平去了一封信,说:“《狂飙》上有一首诗,太阳是自比,我是夜,月是她。我这才明白高长虹原来在害‘单相思病’,以及川流不息到我这里来的原因,他并不是为‘莽原’,而是在等月亮。但对我竟丝毫没表示出一些敌对的态度,直待我到了厦门,才从背后骂得我一个莫名其妙,真是卑怯得可以。”鲁迅还写了《所谓“思想界先驱者”鲁迅启事》《新的世故》,把高长虹痛快淋漓地挑落下马,让他颜面扫地。这使高长虹非常狼狈,声誉受到影响,他从此淡出文坛,开始后半生的漂泊与落寞。

  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 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,和T君一起读历史

  作者|伍若毅

  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达到当天最大量